县委 人大 政府 政协  

 

 
2018年11月15日 星期四
在辽县抗战时期的几点回忆
来源:中国网  发布日期:2017-10-19 10:49:45    阅读次数:345

 

少奇同志到麻田

1942年农历9月初,刘少奇同志在返往延安途中,来到了八路军总部驻地麻田镇(也是中共中央北方局驻地,彭德怀副总司令兼北方局书记)。对太行区工作做了如下指示:“太行根据地是靠枪杆子支持的,不彻底发动群众,开展人民战争,根据地是不能巩固的。”

实验县的主要工作

辽县是太行区的中心,区党委的实验县,也是八路军总司令部和北方局长期驻扎的地方。1942年,在上级党委领导下,总结了过去几年的工作经验和教训,抓紧了下列几项工作:

整顿农民救国会,在农村树立贫雇优势,坚决贯彻边区政府颁布的减租减息法令,对不法地主进行斗争,把明减暗不减或少减的租息退给农民。

为发展生产,通过组织互助组、发放农业贷款等办法,解决战争期间人力、畜力、农具、种子等困难,在春荒夏荒季节,政府还给贫苦农民发放救济粮,确实解决群众生产、生活上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认真贯彻边区合理负担政策,做到有粮出粮、有钱出钱,支援抗日战争的胜利。无地、少地的农民,免交公粮、公款。

打破敌人经济封锁,地方通过成立贸易公司,组织私商从敌占区大量购进盐、布等群众生活必需品。

军队、地方脱产干部均自己动手,开展大生产运动,开荒种地、纺花织布,一般是解决自己3个月的口粮,籍以减轻群众负担。

干部转变作风,真正为人民服务,认真解决群众吃、住、衣、用等生产生活方面的困难。

我们这样做了以后,得到了广大群众的拥护,把革命和他们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在充分发动群众的基础上,进一步整顿了民兵,到处展开了地雷战、麻雀战,自造火药、自制石雷,村自为战,人自为战,敌寇扫荡进入根据地后,大路不敢走,村庄不敢住,一找不到粮食、水井,二不敢用农民的锅桶煮饭和挑水(因为到处布有地雷),白天行军时遭冷枪杀伤,夜晚宿营数经民兵袭击,使敌处处遭困,不能停留。因此,1943年后,根据地不断扩大,一出城厢,就有我抗日政权存在,敌伪内部也有我抗日人员在工作,使抗日根据地日趋巩固。

十字岭战斗轶事

1942年5月反扫荡时,我是朱德警卫团随军地方代表(负责为部队战地筹粮)。当时,警卫团奉命在苇则、交漳口一带阻击敌人。大概在5月下旬的一天夜里,在苇则村南山上发现一股敌人在行动,我军奋起攻击,双方激战一时后,敌人不知去向。事后查明,这股敌人系日伪的侦察部队,是前一天从辽县城潜往千亩川的密林间,第二天夜间又窜到苇则村南山上,与我军遭遇后,迅速退出战斗,于拂晓时分,潜往泽城(我总部军工部驻地),侦察我军情况。

是日夜间,辽县城内出动日寇大部队,连夜向泽城方向奔袭,各路敌军合击我八路军总部于十字岭一带,敌机数架在尖庙一带盘旋,轰炸以助战。第二天晚上,彭德怀副总司令来到朱德警卫团驻地,我们才得知左权将军在十字岭战斗中英勇牺牲。事后,打扫战场中获得敌人密件,了解到这一次围攻十字岭,系山西、河北、河南3省之敌,分12路对我总部实行长距离奔袭,企图一举消灭我敌后战场军事首脑机关。

解放左权城

1945年4月间,我在左权县(辽县东南部地区)县政府工作任县长。一天,得到城内日伪人员人心惶惶拍卖东西,可能溃逃的情报后,我们当即将此情况报告太行军区。军区首长认为这是日寇紧缩战线,放弃一些据点,妄图垂死挣扎的表现,敌人可能弃城而逃。朱德警卫团迅即包围左权县城,县独立营连夜赶往寒王镇,堵死敌退路。我抗日政府大批工作人员赶往距城10余里的马家拐,组织各项支前工作。同时敌工人员入城组织伪军起义。但日寇先行一步,将城内伪军缴械,只有驻守七里店炮楼的一小队伪军起义回到根据地。敌伪军欲守无力,欲逃瓦解,惊恐万状,电告阳泉敌酋派兵救援。阳泉派来之日寇,一部占据寒王镇东山与我独立营苦战,企图保住退路,一部在夜间出动,经文峰塔沿东山突袭警卫团。双方在梁峪火神庙山头,短兵相接,发生激战,敌伤亡惨重,天刚破晓,便沿榆林坪、十里店西山返回城内。当日晚,敌从左权城狼狈逃窜,4月26日拂晓,我军胜利解放敌占将近6年之县城。

(注:本文作者原任国家航空航天工业部西北物资站主任)

 

   
 
    版权所有:左权县人民政府   晋ICP备12002981号-1   晋公网安备14072202000006号  网站标识:1407220009  
   

版权声明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地址:左权县城北大街23号2号楼东侧501 联系电话:0354-8632262 投稿信箱:gy2006010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