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 人大 政府 政协  

 

 
2018年10月20日 星期六
老父亲   豆腐汤
来源:今日左权报  发布日期:2017-12-29 16:51:46    阅读次数:357

老父亲   豆腐汤

□当然

父亲是一个极其心细的农民,如果我用诗情画意描绘父亲的一生绝不过分。

我记得,每年过年过十五,家里要做两次豆腐。特别是年前的那顿豆腐印象尤其深刻,因为从这天开始,家里的饭里就有了豆腐,从此就有了好吃的,过年的味道也从这天开始了。

豆腐,在今天人的眼里,它已经如同白菜帮子葱花蒜那么简单。殊不知,真正懂得豆腐的人能有几个,那需要真正经历那种豆腐时代的人。

事实上,真的在今天时代吃过真正豆腐的又有几个?

我去了大城市,特别是几个著名的大城市,我是绝不吃豆腐的。偶尔不由我做主的情况下,人们点了叫做豆腐的菜,我吃一口,首先想到的是当年在家乡用做过豆腐剩下的东西喂猪时就是这个味道。

豆腐,原本是黄豆的精华,因而豆腐做出后,你称称剩余豆渣的重量,和原来的豆子相差无几,你几乎不知道豆腐是从那里来的。于是,圣人孔老夫子不吃豆腐,理由是:豆腐是一种来历不明的东西。

如今,高科技搞清了豆腐是怎么回事了,延伸到把豆渣也做成了豆腐,于是把人也变成了猪。

这种在困难时期也不吃的东西,竟然在今天堂而皇之摆上了北京上海那些令人羡慕的天价宴席中。偶尔有一道菜会叫卤水豆腐,你要点上就是奇珍异宝了,还要给你搁上许多味精,整的阴不阴阳不阳。难怪我发现有人整砣的从我的家乡往北京带那个大小占一面的地方价值却不到20元的豆腐。

今天,懂得豆腐品质的人已经不多了,除了豆腐的工艺,更主要的是豆的品质也大不如前了。

我的父亲是个勤劳节俭的人,但对理解孩子的心理是绝不小气的。

每年腊月做豆腐,不管我睡的迟与早,总会在豆腐脱砣的时候切下一块,切成条,连夜做一锅油酱豆腐汤,然后叫醒家里所有人,一人一碗,似乎是让家人一起欣赏他的手艺,又好像家人一起品味他一年劳作之后第一次升华的艺术。

那个香啊,嫩颠颠颤娓娓的豆腐汤,这是过年之前第一顿鲜汤。

我没有做过神仙,但我觉得神仙顶多就是这个样。

如今,不管工作多忙,每到腊月的时候,我也会在半夜三更做一锅豆腐汤,叫醒儿子一起喝。儿子也很高兴,只是在儿子的眼神中,我只看到了一种宵夜的乐趣,却找不到那种美好期盼的渴望。

    唉!今天就是今天。

    我怀念父亲,但不怀念那种渴望!

    我怀念豆腐,但不怀念那种时光!

 

   
 
    版权所有:左权县人民政府   晋ICP备12002981号-1   晋公网安备14072202000006号  网站标识:1407220009  
   

版权声明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地址:左权县城北大街23号2号楼东侧501 联系电话:0354-8632262 投稿信箱:gy20060101@163.com